中心新闻
市场行情
会议通知
大型展会
   
 
 
  巴基斯坦宝石业探秘

巴基斯坦宝石业探秘

        谈起宝石,大多数国人往往不会想到我们的邻居—巴基斯坦就是世界宝石的重要蕴藏地,也是一个尚未开垦的宝石王国。

   目前,巴基斯坦大部分宝石都采自北部地区。其中,斯瓦特地区出产的绿宝石、吉尔吉特—伯尔蒂斯坦地区出产的红宝石等在世界上都享有盛名。据巴基斯坦有关方面估计,全世界30%的宝石都埋藏在巴北部以及相邻阿富汗的几个省区域内。

   巴宝石业迅猛发展

  1947年巴基斯坦成为独立国家后,很长时间内对宝石业都缺乏重视,致使该行业发展缓慢。1951年,在吉尔吉特哈拉默什山脉发现了第一个宝石矿。1958年,在斯瓦特地区又发现了极为珍贵的绿宝石矿。据该矿工程师瓦法·穆罕默德介绍,当时斯瓦特是处于部族首领瓦利的统治下。1969年该矿由西巴基斯坦工业发展公司开始管理,1972年则由沙尔哈德发展局接管。

   1979年,在巴基斯坦石油与自然资源部的监管下,巴基斯坦成立了宝石公司,总部设在白沙瓦。公司业务包括宝石原料的探寻、开采、切割、研磨、鉴定、评价与销售。该公司在推动巴宝石业发展方面起到一定的作用,先后接管和开发了众多矿山,但最终于1993-1994财年被解体,资产也进行了清算。

   1984年以后,巴有两个机构负责推动巴宝玉石产品出口,即巴基斯坦贸易发展局和全巴天然未处理宝石出口商协会。与此同时,巴还推出鼓励外国和私营企业投资宝石行业的政策。

   2007年,由巴工业生产部支持组建的巴基斯坦宝石与珠宝发展公司正式运营后,在推动巴宝玉石交易市场建设、提高宝玉石装备和鉴定水平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

   近年来,巴基斯坦采取了多项措施促进巴珠宝玉石行业发展,特别在扩大出口方面不断推出优惠措施,包括协调海关简化估价和通关手续,减免该行业所需原材料、工具和设备进口关税以及相关退税等,有效促进珠宝玉石出口逐年增长。据统计,2003年时巴宝石出口额只有近400万美元,但到2007-2008财年猛升至2.21亿美元,到2013年已达到13亿美元。

   技术和人才培养先行

  “打铁还需自身硬。”巴基斯坦宝石业的迅猛发展离不开相关技术水平的提高、人才的培养和行业规则、制度的完善。

   巴基斯坦与宝石相关的教育和技术水平在迅速提高,宝玉石鉴定水平大幅提升。在巴基斯坦宝石之城—白沙瓦组建的巴基斯坦宝石学院在业内非常活跃。该学院一方面从事宝石鉴定工作。大量来自巴焦耳特区的石榴石、来自穆赫曼德部落区的绿宝石、来自奥拉克赛部落区的石英、来自帕拉奇纳尔的绿石榴石以及来自阿富汗等中亚地区的宝石都在这里鉴定。另一方面,该学院教授宝石鉴定方法和附加价值评定,每年培养大量宝石方面的专业人才,在推动巴基斯坦宝石出口、向本地宝石商推广现代宝石技术、增加自主就业、自主营业减少贫困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目前,白沙瓦有近三万人从事宝石行业,包括1800名注册出口商。切割和抛光宝石的工厂和作坊约500个,其中大部分集中在纳马克·曼迪和白沙瓦的其他地区。仅纳马克·曼迪宝石市场就有5000多名从业人员。

   而后,巴基斯坦在拉合尔和吉尔吉特分别建立了宝石和珠宝培训制造中心,特别是设立了宝玉石鉴定试验室。2010年5月17日,卡拉奇宝石与珠宝培训制造中心揭牌开业。至此,在巴白沙瓦、卡拉奇、拉合尔、奎达和吉尔吉特这五大城市均有了宝玉石鉴定试验室,提升了巴基斯坦宝玉石鉴定水平,使其具备了国际宝石鉴定能力。

   随着行业规模的扩大,巴宝石和珠宝协会、交易所也在不断增多,除了全巴天然未处理宝石出口商协会和全巴宝石和珠宝商协会外,许多区域性的小型珠宝商协会也应运而生,国际有色宝石协会在巴也已完成会员名单确认。在2008年和2009年,白沙瓦宝玉石交易所和奎达宝玉石交易所相继建立,为宝玉石交易商买卖、展示和验证宝玉石提供了安全、便利的平台。交易所内设有宝玉石鉴定试验室,配备了当时最新式的各类宝玉石仪器设备,且收费较低。该交易所还设培训中心,为交易商提供一些技能发展培训课程。交易所建成后有助于解决宝玉石供给无规律和定价随意性问题,也有助于获取当前巴宝玉石开采和出口数量的数据资料,为制定有关行业政策提供了数据支撑。

   另外,巴基斯坦贸易促进局和中小企业发展局承担相关宝石业的规范、管理和支持工作,并在积极通过会展方式拓展国际影响力和扩大出口。2005年9月巴基斯坦首次在泰国曼谷的国际宝石珠宝展上设立专馆,此后还组织参加在香港、迪拜、慕尼黑以及美国图森举办各项国际知名宝石珠宝展,拓展了巴宝石和珠宝的国际影响力。

   发展瓶颈亟须克服

  目前,巴宝玉石业发展仍然面临着较多困难和问题,包括在普查、勘探、开采、加工及销售等方面缺乏统一管理格局;各环节支持性基础设施落后;总体来说对最新的技术缺少认识,同时缺乏培训和国际质量标准等。

   首先还是安全局势不稳的问题。近年来,恐怖袭击所带来的安全威胁对宝石业的冲击是全方位的,矿区安全首当其冲。矿主哈立德·汉说,2009年塔利班非法占领斯瓦特地区,开始掠夺宝石。目前唯一在运营的石矿也在同武装分子交战中受到破坏,战乱分子大面积地胡乱挖掘,带走了大量石料;此外,武装分子积聚、阻碍开采的事情也扰乱了矿区的秩序。同时,局势不稳吓跑众多外国买家,生意骤然下降。

   其次,缺少行业统一、规范化管理。表现在还没有原石出口保护政策,出口手续较多,政府监管、引导、支持和服务不到位,导致稀有宝石的开发产业很难体现其真正的商业和社会价值。在巴基斯坦宝石研究学院任教的哈米德·乌斯曼建议,政府应该禁止宝石原料出口,促使外国商人来巴基斯坦开厂,带来最先进的加工设备,教授当地工人技术,这样不仅可以创造就业机会,还可大幅增加利润。

   再次,开采和加工方法过时。目前为止,巴仍没有宝石资源地理分布情况的正式普查报告,也尚未出现用科技方法绘制的宝石地图。巴宝玉石开采多是本国人在缺乏政府批准、支持和引导的情况下进行的,不具专业知识的当地居民用危险的爆破方法来开采,不仅开出的产品在质量和数量方面存在问题,而且还常常造成工人伤亡。此外,加工工艺还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导致宝玉石产品附加值较低。

   最后,电力供应不足、电力短缺给宝石的加工业带来的不利影响也是明显的。采矿、照明和加工机械难以正常连续运转,产量、加工量必然会减少。电力短缺也限制了大型加工机械、精密仪器的使用。同时,铺面支出上涨、商铺日常租金昂贵也是白沙瓦等宝石市场日益萎缩的原因之一。

   借助“中国力量”

  为扩大宝石销售,2013年,巴基斯坦宝石与珠宝发展公司共组织了8个宝石集市,但是效果不理想,似乎没有找对出路。

  以解决好安全问题为前提,国际珠宝行业专家认为,巴宝石矿藏丰富,只要在基层鼓励创业精神、提供开采直至营销的支持性基础设施、引进最先进的宝石开采、切割及制造技术,按照国际水准对宝石与珠宝从业者提供培训,并缔造新的交易增长模式,巴基斯坦就能变成规模与巴西相媲美的世界宝石业集散地,宝石和珠宝出口额也能提升到更高水平。为此,众多巴基斯坦人将目光瞄向了中国。

   巴基斯坦-中国联合工商会主席沙赫·费萨尔·阿弗里迪的观点很明确—与中国合作是宝石业未来的出路。近期,他在会见拉合尔中国公司协会主席王子海时说“巴基斯坦地下埋藏着各种各样的矿藏和宝石有待发掘。但由于缺乏技术和知识,国家尚未从中获益。巴基斯坦需要同中国公司合作,把宝石出口到中国”。

   为此,他建议巴宝石界与中国合作,学习宝石切割和抛光技术。他还要求政府组织国家级生产机构,邀请中国专业人才培训巴基斯坦工人,设计生产世界级水平的珠宝。他曾找过公共机构做推介,寻找向中国市场出口宝石的机会,他还建议巴基斯坦贸易发展局到中国举办珠宝特别展销会。

   活跃的宝石商人们

  除颇负盛名的白沙瓦在巴宝石行业具有重要地位外,伊斯兰堡、拉合尔等大城市也在巴宝石加工和销售链条中承担着重要角色。在这些国际化的大都市里工作、学习的外国人相对较多,对宝石感兴趣,自然成了宝石的主要购买者。因此也带动了这些城市宝石行业的发展,一大批宝石商人们应运而生。

   阿米尔·哈融·米尔扎的宝石店“旁遮普艺术馆”位于首都伊斯兰堡F6市场,虽然不足10平方米,但阿米尔很满足。现年37岁的阿米尔从15岁开始就在自家的工艺品店学徒。他没有系统的学习经历,也没有宝石鉴定、切割和抛光的证书,但实践使现今的阿米尔成为老练的宝石商人。

   玛丽亚·苏哈尔女士的宝石加工厂位于拉合尔市东北郊,是该市较大型的宝石加工厂。玛丽亚·苏哈尔约有30岁,早年在英国留学,9年中获得2个硕士学位,并在著名的巴克利银行工作两年后,2013年回到巴基斯坦拉合尔市的家族企业,从父亲经营的制冷设备产业中新开发出宝石加工业,并专门从斯里兰卡聘请了职业培训师教授工人宝石切割和抛光技术。玛丽亚非常希望中国的技术人员能来她的企业指导生产,实现与中国技术人员合作是她的“最大愿望”。

  穆罕默德·塔利克是昆丹宝石店的老板,30岁的他经营宝石店已有12年,而其在F6市场的昆丹宝石店已有22年历史。多年来,塔利克一直遵循“诚信无欺”的经营理念,每次给顾客介绍宝石时,品种、产地、重量等都诚实地说明,逐渐获得了大家的认可。他说,尽管当前反恐形势严峻,时局风波不断,从商的外部环境不佳,但是通过诚信经营弥补了形势不利的损失,宝石生意还是能够照常获利。

 

转载《光明日报》